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link | 15th Nov 2013 | 一般 | (22 Reads)

你匆匆遠去的腳步,淩亂了花開的速度,蓮池深處,手挽孤獨。

 

接天蓮葉無窮碧,畫意詩情全無味,望斷天涯風洗淚,點點滴滴心頭憶。

 

輕言細語間,淺笑凝眸際,情就動了,心就懂了。

 

江南的雨水,絲絲綿綿,如同你手尖劃過的纏綿 ;江南的油紙傘,溫溫軟軟,如同你笑顏裡花開的嬌豔;江南的石板路,彎彎延延,如同你水蛇的腰身舞動的千嬌百媚;江南的小橋,彎彎拱拱,如同你低頭的柔軟;江南的流水,徐徐緩緩,如同你竊竊私語時的甜甜;江南的青山,鬱鬱蔥蔥,如同你秀髮飛揚的連綿。

 

你給了我一個江南,我在你的江南裡盤桓。

 

江南消了我的魂 ,你丟在了你追逐的雲。

 

我仍然抱殘守缺著夢中的江南,喜歡了一個人孤孤單單,喜歡了瀟湘聽雨。

 

踏沙聽海會是怎樣呢?我不知道,我只會聽懂雨。

 

愛情或許和海有共性。

 

愛情或許就是一個海。

 

在海裡的人,得會游泳,我不識水性,只知道抱著石頭翻滾。

 

我知道,世界很大,會遇到重重疊疊的波浪,會遇到許許多多的人,會遇到形形色色的誘惑,但我知道,沒有人可以成為第二個你。

 

“情到深處人孤獨”,我懂,我情,我願。你偷走了我的心,我給,我喜,我欣。

 

你說不羨高山流水,不慕榮華富貴,不念世外桃源,惟求一望無際的荷塘,在蓮花的深處,在蓮花的尖上,共我舞動三生三世迴圈。我眉飛色舞,我欣喜若狂,未料,只是曇花一現,你遠去了腳步。

 

等一會,花就開了。

 

你等不及了。

 

獨守蓮池的深處,等花盛開,等你回來。

 

蓮花已開,你沒有來。蓮花一次一次地盛開,你一樣一樣沒有回來。

 

你已經走遠,我還在原地。我在蓮花的深處,手挽孤獨。

 

山盟海誓,粉碎成灰,相思成災。

 

山盟海誓,脆弱如絲,薄情如紙。

 

愛情或許就是美麗的肥皂泡,想像有多美就有多美。愛情或許就是肥皂泡,一捏一壓,就碎了,就破了,就沒了。

 

永遠有多遠,遠不過心的一轉。

 

睡在蓮花的深處,期待著。

 

期待著像在《戲蓮》中說的那樣:“睡覺了,有可能為姐姐,一生開花,結果••••••”

 

期待著,花開,結果。

 

<且行>

 

那一世,我為蓮子,你為花客,掬蓮在手,一吻天荒。那一季的煙雨太過迷離,朦朧了月色蒼茫,你打江南走過,不是歸人,只是過客。

 

這一生,我為女子,你為公子,傾城相遇,不訴離殤。以詩為鑒,以詞為盟,以月為媒,以星為證,今生願為你費盡思量,共譜一曲莫失莫忘。

 

我是你五百年前失落的蓮子,前生來世只願為你而守候。你可知蓮苦?今生為你飲下相思的毒,等你來解。你若知蓮苦,半世流離,可否許我傾城溫柔?不問繁華攘攘一曲無終,獨予我不離不棄的誓言。待到世事風淡雲輕,而我依舊端坐如蓮,只因蓮的心事,你最懂。而你終究是我一生最美的情結,縱使風雲寂變,滄海桑田,我依然執子之手,守著今生來世的約定,今生與君溫暖相依,看細水長流,來世再續前緣,與子偕老。

 

夜深沉,伴著你的溫情入懷,卻輾轉難眠,一經念起,愛便沒了歸期,隨風飛到天盡頭,柔情百轉夢千回。今夜只想依偎在你的柔情裡,相約在夢裡,繾綣萬千。那一世,孤衾冷臥,獨守空閨,花容月貌都為誰?幾經輪回,終是錯過了你,這一世,沒有花前月下,你儂我儂,只有情意綿綿,深情款款,系在此岸彼岸,花落花又開。從你走進我的生命那時起,我就註定為你嘗盡相思的苦,從此畫地為牢,守一座城,為一個人。

 

隔山望水,每每只能這樣地想你,聽風望月,卻只能這樣地讀你。我渴望的平淡幸福,是在每一個平淡的日子裡,可以和你面對面地相望,可以和你相擁而坐,相視而笑,即使相顧無言,你的深情,我的愛意,在眼眸中流淌著的愛的氣息,便是承此一諾,真愛一生。相知相念不相見,將餘下的時光都交給懷念,是命運也是情劫。告訴我,你在哪裡?告訴我,愛在哪裡?多想可以觸摸你深情的臉,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掌心,畫下愛,十指相扣,兩情相悅。多想可以依靠你溫暖的肩,將你的心貼近我的心房,刻下情,相伴一生,永不分離。

 

時常想像自己是那個低眉撫琴的女子,為你彈撥一首傾世之戀,那裡有我動情的心弦,有我癡迷的眷念,還有那遲遲不曾歸來的期盼,一夢便是千年。輾轉經年,留在記憶裡的畫面早已停岸擱淺,那人、那城、那場盛世華年……獨留下一抹思念,悄然落根心底,每每觸及,心生漣漪,傾覆我滿心的愛憐。只是今夜,想到憂傷,念到淚流,一刻也不能停歇。我想你的每時每刻,都是一種甜蜜的折磨,思念總是伴著淚水,充溢了我不安的心。就聯手中的這支筆,也浸滿了相思的墨,凝成一顆不完整的心,墜入無邊無際的愛河,尋找另一顆相連的心。如若君能感應,請不要隱匿在我的目光裡,哪怕只是一個微弱的身影,我也願,將你深入我的腦海裡,感受你的氣息,依偎在你懷裡,訴說今生的情意。於是,我在天涯一方哭成淚人,你在海角一隅疼到不語,思念到了深處,不能碰,不可說,深怕一個凝眸你已不見。終於明白,越長大越孤單,沒有你的日子裡,每一刻都是不安,就連那份刻骨銘心的依賴,也無處靠岸,只能隨風漂泊,隨塵埃落定,隨夢消逝,一生情,一身傷。

 

池中一隅,蓮開瀲灩,卻為愛輪回,逆了天行。只因你曾從蓮池走過的那一瞬間,你驚鴻一瞥,我嫣然一笑,這段情便已註定,是前世未了的緣。只因你走近蓮心的那傾世一吻,溫柔的眸子裡目光繾綣萬千,我便已沉淪在你種下的思念裡,從此為你傾心傾城,一等就是千年。只因你的一句“人世間百媚千紅,唯對你情有獨鍾”,我就許下“縱然傾國傾城,也獨為你傾心”,於是,三生石上,蓮池案前,執筆寫下我們的故事,而我苦苦癡戀了三生,深深吟唱了千年,君可聽見?君可感應?君若憐,無需言語,只要一個心有靈犀的約定,我就會告訴你,這份愛,在心裡,從未遠離,而我一直在等你,等你將我融入你的懷裡,縱成風,也不枉。三生石上,一愛天荒。

 

千年之前,我只是百媚千紅中的一朵蓮,而你溫柔如注的目光是否看清了我的容顏?千年以後,我來到今世尋你,你是否可以千里姻緣,一線相牽?君可知,我用盡了千年的等待,只為換你一句真愛?前世為蓮,為君傾心,虔誠求佛五百年,才得以今生的重逢。於是今生我是一個如蓮的女子,用五百年的回眸,只想與你長相守,一世就已足夠,不求來世,但願今生,為君歌遍清風,吟倦落花,細水長流處,倚君之懷,相伴天涯。

 

我是你夢裡的一朵清蓮,這一世只願為你步步傾心,步步生蓮,無論緣深緣淺,今生的情分和眼淚都願為你而割捨,縈繞成心中的一首歌,婉轉我一世情結。若君念起,請許我溫暖相依。不問前塵舊夢,不問是劫是緣,與風月無關,與思念有染,幾度纏綿,幾回愛戀。三生石畔,舊時約定仍在,五百年流轉,五百年重逢,一朝回眸,永世眷戀。若君記取,請許我永恆之戀,我心如蓮,情系你我的天涯咫尺間。我心所願,附爾之肩,輕輕言: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夜寂,風起,空余思念對月吟。回首,闌珊,那人卻不知何處?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隔著時光的幕布,將愛折成經卷,匍匐在我與你的山水澗,鋪滿天上人間。一程山水,一重煙雲,點點柔情入愁緒,化作相思淚。一夕回眸,一眼情鐘,撚指清歡訴衷腸,相看兩不厭。我在水之崖,你在雲之巔,以兩兩相望的姿態,傾其一生的柔情,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我在佛前虔誠祈求五百年,終於換得與你一次相遇、相知、相念,感謝佛安排這場遇見,讓我在心內悄悄種下一朵寂寞的花兒,多少思念多少淚珠兒都願為你而割捨,只願此生得一人心,白首不離,陪你走這一段叫作人生的旅途。慢慢陪你看細水長流,聽一曲花開的聲音,花開花落,且行且珍惜。天涯咫尺,念起便是溫暖,心若相連,天涯也在咫尺間。你在我就心安,不戀前塵心傷,不問明日何從,但願今朝伴君前,且行且惜,溫暖相依。

 

<我愛你>

 

今生,我只是你溫柔的女子,不為傾國,不為傾城,傾其一生為你一人,前世多少相思的債,都融進我為你守望的柔情裡,即使淪陷灰飛煙滅,也不悔今世人間走一回。今生,我只是你癡情的女子,長髮為君留,散發待君束,期盼在夢裡,你輕撫我青絲萬縷,我在你懷裡安心睡去,永恆之約,鐫刻在幸福的夢裡。

 

我說,相遇如畫,情深如詩,你說,霓裳飄飄,蓮心傾城;我說,想你是一種甜蜜的憂傷,你說,想你是一種流淚的幸福;我說,我若離去,後會無期,你說,你若離去,我自飄零;我說,三世情緣,只為你沉淪,你說,相遇傾城色,你若離亦不棄;我說,一吻天荒,不訴離殤,你說,傾心相遇,且行且惜;我說,傾城之戀,一諾千年,你說,一戀傾城,三生三世;我說,今世情緣,不負相思引,你說,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我說,一曲紅顏,為君傾盡三世緣,你說,傾盡三生,得一人心,白首不離;我說,因為懂得,所以珍惜,你說,只要你在,我就心安;我說,君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你說,三生石照三生,三生難得一知己;我說,夢若心蓮,情系天涯咫尺,你說,情牽一生,懂你一世;我說,風起時,想你,你說,淺淺遇,深深藏;我說,紅塵有你,我不會孤單,你說,天涯咫尺,念起便是溫暖;我說,不傾國,不傾城,傾盡一心為一人,你說,人世間百媚千紅,唯對你情之所鐘;我說,從此以後,風雨同舟,你說,半世流離,傾城溫柔;我說,吟一世眷戀,相依雲水間,你說,待到風景都看透,相伴看細水長流;我說,三生石上,一愛天荒,你說,相戀紅塵,千年之緣;我說,紅塵很美,只因有你,你說,為你癡守,一座心城;我說,願化蝶,棲君肩,你說,花開時執筆抒情,花謝時吻遍落花。我說,一曲離殤,夢裡花涼,你說,任它人間花如雨,平生至愛你一人。我說,知我意,感君憐,此情須問天,你說,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The end Lovelorn diary 14 years after falling for Ireland, Alison becomes a citizen Star Flower reland home repossession rise Pure time You laugh like quicksand Fleeting dream, life geometry? Wednesday NAMA art prices d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