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link | 11th Mar 2011 | 一般 | (30 Reads)
   春花
  早春的二月,梅花多姿多樣,像初戀的少女,熱烈純真中隱含淡淡的羞怯,還有那久久不能平靜的心跳和噪動。
  校園的小徑上,走來一位婀娜多姿的少女,身穿白色的連衣裙,隨著春風的旋律,踏著心律的節拍,步履迅而輕盈,紅勃勃的臉頰,像路邊豔麗的花瓣。捧在手裡的課本和備課本及學生的作業本,就像是她收到初戀的信,是那樣迷戀,那樣的渴望,那樣沉醉。
  藍天映著白雲,春風搖曳著千樹萬樹,一樹的輕紅將她吸攝住了。佇身於燃燒的紅雲下,她綻開了笑容明媚而燦爛,多像滿樹盛開的紅梅一般。
  夏雨
  盛夏的雨,不停的下著,像一組有節奏的琵琶樂曲,有時急促,有時委婉。打在校園的林蔭道上,也打在少女的連衣裙和她的花傘上,再滴落到路上,泛起水花,滲透了高跟的涼鞋。
  她蹣跚在這梧桐搭起的林蔭道上,一手舉傘,一手抱起琵琶,彈琵琶似乎是女人的專利,她的靜態是嫻靜的,幽雅的,含而不露的,有深度,有韻味。不知為什麼?當我看到琵琶時,就覺得十分有女人味,而且十分美感,就像古典肖像畫中的淑女那靜泊的身體,迷人而引人入勝,又讓人思緒萬千。
  許多人都會為她寫出白居易當年的千古名篇《琵琶行》中的詩句︰“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秋月
  深秋時節,是成熟的季節,還有那迷人的月光和那些滿山遍野的紅葉和楓葉,似千樹萬樹的花海,那成熟的果實,有像瑪瑙一樣的葡萄,有橙黃的橘子和柿子,還有那綠紗帳中的玉米棒子,更讓人陶醉的是那像金色海洋般的稻谷。
  她在這幾年裡,晚上披著月光在河濱散步,樹梢還存滿著果實,走到樹下,她用手搖了搖綴滿果實的樹幹,樹葉撒落下來,洒落在他和她的身上,在朦朧的月夜下,她笑彎了腰,他也陪著傻笑,並嬉鬧著追逐著打鬧起來,奔跑在這成熟的果園裡。
  後來他和她從一個教堂走出,一起走回了家,再不是一個孤獨的歸途,黑色的高跟鞋和白色的婚紗踩著紅褐色的土地和秋後的落葉,在她的生命中永遠是美好的,是一生永遠留戀的。
  幾年過後,當她再回到初約的地方,小樹已長成婷婷的華蓋,她也由少女變成少婦,而粉紅色的衣裳和紅色的晚禮服不知道那裡去了。她的身邊常多了一個伴,那就是他們的愛情之果──孩子。
  只有一聲深深的嘆息,年華,青春,早已流逝。
  但在那爭芳斗艷的百卉千花也悄然低首,她們那快樂而又惆悵的眼淚款款飄垂在熟透了的褐紅色土壤中,只有那多樣成熟的果實卻從霧靄裡羞澀地伸出他們自己的臉頰,顯出它們那多姿多樣的俏樣。
  秋天,是成熟的季節,是斬獲的季節,她們斬獲了財富,也斬獲了愛情的結晶,一切終於成熟了,在一切有生命的地方,都留下了欣慰的女神般的歡樂甜蜜的足跡。
  冬雪
  殘冬,萬物靜謐,並沒有終結和死亡,枯杆的樹枝向人們揮手微笑,向過去的時代告別,向未來迎接挑戰。
  樹木脫光了外套,在高高的枝頭隱約著芽孢,正儲存著第二個春天的訊息,準備換上春天的新裝,這正是“化做春泥更護花”。
  冰雪掩蓋一切污濁的東西,給世界一個純淨潔白的空間,她沈默了,變得更加冷靜和敏睿,對一切都無所謂,過去有過的花開花落,還有那輝煌與成就,都變得極為渺小和不重要,不在乎。
  她經歷了春夏秋冬,轉眼一看,失去的年華,已無法尋回。再踏進這嘈雜紛亂的校園中,一切都變得恍惚,身著米灰色的大衣,紫色的手套,黑色的高綁皮鞋,一條橙黃色的圍巾,踏著潔白的冰雪,身後留下一串串深深淺淺,彎彎曲曲的腳印,這就是她曾經不只一次走過的道路,也是她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更是她生活和事業的印証。
  冬天的寒冷和潔白的雪花,會使人浮想聯翩,又會使人留念往返,更會使人變得沈默,沈默有時比痛苦流涕更叫人悲傷;比激烈爭吵更使人不安,比任何虔誠的追悔之詞更顯的真摯。當一個人找不到任何語言來表達複雜之極的感情時,沈默也許是最好的表達模式,這就像冬天的萬物──人生寂靜的寫照。童年的一隻泛白的布老虎 祭奠我那如歌的青春 今生寂寞的幸福守望 時間皆都是凡人而已 初雪 讓生命走的每一步都精彩 做原樣的自己 江南景致這綿綿不朽的情感 涉過重重山水 相思·歸家·鄉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