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link | 10th Nov 2008 | 一般 | (305 Reads)
一支淺灰色鋼筆
在我的筆筒裡插著各式各樣的鋼筆,單是“派克筆”都有好幾支,但我卻偏偏青睞一支普通的淺灰色鋼筆,雖然它的樣子有點“土氣”。每當我拿起這支筆,幾十年前的往事即刻就浮現在眼前。
小時候,我們全家七口人全靠父親每月五十多元的工資過日子,家境十分貧寒。上學讀書用的是一種廉價的“蘸水筆”,用這種筆寫字麻煩得很。每天上學,書包裡要放一瓶墨水,進了教室往課桌上一擱,每寫幾個字就要把筆尖伸進墨水瓶裡蘸一下墨水,麻煩極了。而且所蘸的墨水既不能多,也不能少,少了,寫不上,多了,墨水就要滴落在書本上,像塗鴉似的。最讓人頭疼的是,一不小心,墨水濺到前排同學的衣服上,那可就有“一出好戲”看了。因此,我做夢都想買一支鋼筆。
有個星期天,父親湊了90斤糧票以及9元錢,讓我去買米。路過一家商店,我一眼瞥見了玻璃櫃檯裡擺著的一排淺灰色鋼筆,眼睛一亮,情不自禁地奔過去。僱傭服務| 菲傭| 印尼女傭| Overseas Employment Agency| Employment Agency| 家務助理| office furniture| 女傭| 化妝| 新娘化妝| 化妝課程| 化妝師| 27kv網上購物| 迷你倉| 自存倉| Mini Storage| Self Storage| Storage我蹲在櫃檯前,鼻尖貼著玻璃,瞪大眼睛,左看看、右瞧瞧:它那淺灰色的筆桿多麼素淨,筆桿子是金黃色的,上面還刻有“英雄”二字,看上去顯得格外亮麗。要是能別上這支筆,我該有多麼神氣!這時,我真恨不得穿過玻璃去拿一支。正在想著,一個女售貨員走了過來問:“你是不是要買鋼筆?”她把“買”字念得特別重。我一愣,吞吞吐吐的問:“幾——角——錢,一支?”“九角八分。”她脫口而出。我卻嚇了一跳,像做了賊似的,咕噥一句:我看一看。 ”她瞪了我一眼,我一溜煙地跑開了。
人雖走了,心卻還留在那裡。那一排淺灰色的鋼筆宛若一個個美麗的小精靈,在我腦子裡閃來閃去,我下意識地摸摸口袋的錢,心裡像是有一條條毛蟲在爬。突然,一個怪異的念頭冒了出來:少買十斤米,省下一塊錢……,可轉而又一想:要是父親知道了,豈不一頓好打? ……但那鋼筆的誘惑也實在太大了。後來,我競鬼使神差地扔掉了十斤糧票,到底還是少買了十斤米,留下來壹元錢……
當我手捧著一支淺灰色鋼筆的時候,不知是激動還是害怕,心裡老是怦怦地跳個不停。
回到家,父親競渾然不知,我感到十分慶幸,卻又隱隱有幾分內疚。
彈指一揮間,轉眼幾十年過去了。每當我拿起這支淺灰色鋼筆,都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Promotional Gifts 嘻哈免費網 嘻哈財經網 嘻哈遊戲網 online遊戲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