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link | 13th Jan 2014 | 一般 | (25 Reads)

 

原來雲離開風,並不是飄無定所。一直以為風是她的天,離開後才知道原來那人並不是!

 

想起以前跟風在一起的日子是那麼的開心,以至於忘了開心背後的隱患。註定了雲和風的分離,也註定了雲發現天的存在!

 

原來離開風,雲照樣可以開心的笑!雲不知有多久沒有開心的笑了,打自從離開風後雲就不知笑是怎樣的了吧?還好有天的存在,讓雲恢復了以往的笑臉。

 

誰說風和雲天生註定就是一對的,雲跟天也可以一樣啊!天將雲一直抱在懷裡,不管雲有多麼的任性,天依舊是那麼的遷就雲。讓雲感覺在天的懷抱裡雲就像個小孩,風不曾給過的。天全部給了雲!

 

雲一直以為離開了風,幸福就是無底洞。永遠都到達不了的地方,原來幸福並不只有風可以帶來的!

 

原來離開風,雲一樣能幸福!一樣可以開心的笑,甚至還擁有了風不曾給予的“小小的任性”!

 

原來雲離開了風,一樣可以幸福!

 

淡淡的生活就是幸福! 那景儼然已是屬於別人的風景! 聞花香,品溫暖 讓流年清寧歲月含香 謝謝,陌生的你 只要心跳還在,演出就沒有落幕! 縱使晴明無雨色,情至深處亦沾衣 做重新開始為自己的自己 口に入るものは 只願明天生活得漂亮

link | 10th Jan 2014 | 一般 | (27 Reads)

 

深秋的東昌湖畔,多了幾分濃墨重彩的蕭瑟,尤其是午後,慵懶的陽光在煙霧繚繞下,不免讓人有些昏昏欲睡。然而,滋養著江北水城的她,依然不失風情萬種,別樣的風情萬種。

 

曾經遊過杭州,踏過西湖,走過青石板路。時過境遷,我一直想拾起當年的情懷,收藏那份寧靜安詳的美。東昌湖固然不及西湖繁華卻不輕浮的深厚底蘊,和含蓄的溫柔力量。然而她的小家碧玉,也足以讓人胡思亂想,一不小心,也會跌入迷離的夢境中,嗅出她用1000年熬出的芬芳……

 

湖邊零星的幾座涼亭,重簷翹角,層層疊起,像高聳的皇冠,那尖挺的簷角頗有淩雲之勢,直沖雲霄。只是,那簷壁上的彩漆已然斑駁脫落了許多,是蹉跎歲月滄桑了它的青春,黯淡了它的年華,古樸的氣息更是濃重了。那些厚重的,流落在亭上的,不是灰塵,而是風塵,閱經了滄海桑田的風塵……荷香亭旁,那大片的荷塘已經風光不再,前幾日來,還是荷葉蓮蓮,隨波浮動。如今,卻是敗了花蕊,枯了荷葉,淡了妖嬈,散了清香。然而,它依然是美的,因為,他們的枯萎,是在積蓄力量,為了來年更好地開放。

 

走在碎石子路上,輕踩著落了一地的樹葉,窸窸窣窣,讓人實在不忍觸疼它深藏在秋天的秘密。天空講述著蔚藍,海水嘗過了苦和鹹,而落葉卻染黃了一個季節,整個秋天。每一件事物,都在廝守著自己的信仰,絕不背叛,絕不逾越。它們渴望將生活演繹到完美,偶爾淩亂,偶爾破碎,那是上帝的裝點,畢竟完美無瑕並不存在於世。

 

蜿蜒曲折的小路,曲徑通幽。路旁有幾個殘留的樹樁,佈滿了裂痕,看起來像是被砍過好久了,年輪已看不清,不知經歷了多少個春秋,多少個冬夏。盡頭處的石凳上,一對情侶相擁著低頭呢喃,竊竊私語;草坪上,一個年過七旬的老人坐在馬紮上,佝僂著腰,微微頷首,像是在凝思。他們之間,大概相差了五個年輪,關於風花雪夜的夢,恐怕歲月早已吸幹了老人澎湃的心潮,激情四射的年華不復存在,內心歸於平靜與安寧。正如這在涼風中微漾的東昌湖,看慣了風月,賞遍了春秋,呈現出來的,便是一種高貴的姿態,,足夠婀娜,足夠窈窕……

 

這個季節的太陽,似乎有些朦朧而厚重,鑲嵌在天空上,像是蒙了一層暮靄,又像是一幅潑墨,恣意暈染開來。雲,偷走了一點它的光芒,風,也奪去幾絲光亮,微弱的陽光便躲在並不疏密的枝葉後,已然褪去了夏天那飛揚跋扈的神氣。人生何嘗不是如此,在追夢的年紀,閉上眼睛,也滿是發光的星辰,成熟一點後,又會誤以為快樂比天還遠還渺茫。

 

此時此刻,我想將這般景致收藏。然而,在相機定格的那一刻,一個中年男子闖入了畫中,完全是無心,無意,看似多餘,其實並不多餘,反倒是平添了幾分隨性。人潮中,來來往往的陌路人,究竟誰走進了誰的世界,誰又逃離了誰的世界,是否丟了背影,留了痕跡,抑或,結了一段完滿。

 

正當我準備離去之時,忽而看到一個女孩兒,手持一根絳紫色的塑膠棒,在空中揮舞出斑斕的泡泡,成串地飛揚,像五彩的夢,久久不會破滅的夢。那一刻,世界是屬於她的,而夢想,是屬於世界的。時光仿佛穿梭在其中,一個夢境,恍如隔世。

 

湖心亭傳來縷縷箏聲,是《春江花月夜》的悠揚,娉娉嫋嫋,穿越時間的罅隙,滿載一湖秋色,平鋪十裡湖光。質樸而端莊的東昌湖,記錄著遊者的一顰,一笑,一蹙眉,一頷首,笑靨蘊成了湖香,我便將這心事於湖底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