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link | 22nd Oct 2013 | 一般 | (24 Reads)

 

那一世,回眸一笑百媚生,舞盡珊闌羞花落。

 

那一世,半掩琵琶合一曲,深情一諾是千年。

 

那一世,傾其一生為一人,只道三生永不悔。

 

----題記

 

這一世,跋山涉水而來,只為與你擦肩。這一世,虔誠禱告佛前,只願與你相見。向來情深,奈何緣淺。那一世許下的柔情,殘缺了月圓淒美了誓言,終是那一世花開,這一生花落。風華是一指流沙,蒼老是一段年華。曾言相思不憂愁,為何天涯不相守?一絲糾纏,誰傾了天涯的思念,那些繁華哀傷終成過往。

 

過盡千帆,怎可回首曾歸處?曉風起夢伊人,恍若從前。花雨落憶往事,凝是昨天。深情最是無處思量,卻是愛恨皆殤。終是纏綿開始,陌路離場。塵世間太少的相濡以沫,太多的相忘於江湖,一路上邊走邊忘,也一路上頻頻回顧。誰的容顏讓誰一生懷念,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一聲離散,我始終落不下那一筆,終是把思念留在那似水年間。從此,那一抹容顏遺忘在天涯。緣起,相濡以沫。緣滅,相忘江湖。

 

一季花開,一季凋零,一路行吟,一路回眸。我花光整個輪回卻走不出那悠長的眷戀,我用三生把你思念,獨飲那一碗孟婆湯,把自己葬于奈何橋邊,沉沉睡去,待下一世輪回將我輕輕喚醒。那麼?今生,可否允我塵埃落定,還我素心如月,溫婉如玉,清眸流轉,白衣勝雪,笑容清絕,恰若初見時的唯美驚豔。

 

一個人,一座城,一生心痛。踏遍千山萬水的尋覓,此生輪回裡,你依然是我如一的守候,而我卻不是你最終的依靠。百轉輪回,輪回百轉,誰會記得那些花開時節,匆匆凋零的花蕾,錯過的不是歸人,只是過客。為你織起一個深情的夢,浮生若夢,幽幽思緒怎堪訴,終是夢斷成空,自此,為一個人獨守一座城。

 

紅塵漫漫,埋葬了誰深深的眷戀?一卷丹青,擾亂了誰的一紙情殤?相思一曲,幽怨了誰多情的眼眸?望不穿曲終人散的淒涼;寫不盡緣起緣滅的沉浮;看不透鏡花水月的虛無。誰傾了我的城,我負了誰的心?從此,那一抹容顏遺忘在天涯,前世焚香,卻與你錯過一世動情的流連,如約盟誓終是一曲美夢繞黃梁。

 

一段感情,隨歲月風乾,一簾心事,隨落花凋零。誰解落花語?誰為落花賦?憶往昔,一個轉身,一個回眸,你我便沾惹一身紅塵。如今,沒有別離,你我便了卻一生情緣,染指蒼蒼,歲月蹉跎多少記憶終成灰;多少思念化雲煙;多少青絲變白髮。

 

一曲離別一曲殤,一場清愁一場恨,你那一底頭寫我一生的傷懷。終於,心有千千結,結結為情殤。一曲相思為誰瘦?一生跋山涉水為誰留?從日出到遲暮,從花開到落紅無數。我一直會在燈火闌珊處等候,你要記得,紫檀未滅,我亦未去。

 

生活中的我們離貴族有多遠? 不讓這漸行漸遠的生命留下更多的遺憾! 第一次感受九寨溝的美是在挂歷上 映入眼簾的訴說,恍如曾經的告別 我也很需要人疼 此生唯一不願丟棄的便是姐妹 ​成為我們一生中最珍貴的財富 仕事柄 歯固めの日 ユタ州です

link | 16th Oct 2013 | 一般 | (31 Reads)

 

總有那麼一句話,讓你淚流滿面!

 

而這句話,可能你已經聽過了無數遍,幾十年,習以為常了幾十年,無數遍,但忽然有一天,聽著聽著,你會不自覺的流下淚來,淚流滿面!

 

國慶假期其實心裡面還總是有出去走走看看的打算,雖然沒有明確的目的地,還是想出去散散憋悶的心,老是在這個校園裡黑天白夜的,很想出去換換空氣;但是心裡總還是不放心,也說不清為啥,在打算出門的那刻拿起手機,給父親撥了一個電話,父親說想著明天去割豆子……電話一落音,不再猶豫了,收拾好回家幹農活的衣服,就急速趕回了家。

 

到了家父親正好準備電動三輪出門,我說我也去,父親看了我一眼,說:“這活你幹不了!”我心裡有點難受,也沒說什麼,就進屋收拾衣物,母親給我找了把鐮刀在石頭上拉了拉,等我開車過去,走到地裡的時候,父親已經割了不少了,“你怎麼也不戴副手套,豆莢子紮人紮的厲害,會插爛手的!”“這活你幹不了!”我怎麼就幹不了!不戴手套,我也能割!俯下身,朝豆棵子只一抓,手就刺痛了起來,一下子,我就收回了手,看看左手上,好幾個小眼兒頂著血珠兒,還有的有細小的黑刺——疼!

 

“我說這活你幹不了,好不容易放個假回家去歇歇吧,這點活兒我一會兒就幹完了。”父親說著,左手一伸,右手一拉,一大把的豆棵子就割下來了,很輕巧的,我瞅著父親。父親的秋衣還是十幾年前我的舊衣物,原先飽滿的胸脯如今已乾癟了,衣服斜斜垮垮的,背也彎了,動過手術的左半身明顯的歪斜著,但還是那麼硬朗!手一伸,鐮一收,就是一小垛兒。

 

三十幾年前的父親,正值壯年,而那時十來歲的我也最貪玩,什麼也不懂,只是知道找機會能玩就好,父母的辛勞根本不會考慮,也不知道,只是本能的貪玩,往往跟著父親來割豆子,為的也就是在地裡逮個蟈蟈,串幾串豆蟲,玩的煩了,也會抄起鐮刀來割上幾棵,父親總是說“這活你幹不了”而我也總是巴不得有這樣的話,找個地方就去玩了。

 

如今,父親六十八了,看著四十幾歲還幹不熟農活的兒子,還是那句話“這或你幹不了!”,瞅著父親如枯樹枝般的手臂,溝壑縱橫的臉,一如往常的眼神;面對著父親的眼光,我的淚差點兒就流了出來,但是我忍住了,一低頭,抓起鐮,攬過豆棵子,使足了勁,噌噌的割,噌噌的割,手是鑽心的疼啊,但只是疼在表皮上,心裡有了力量,看看父親,唰唰的在前面,我總也不能落後,咬著牙,堅持著,再怎麼努力,也不能超過父親……

 

甚至在過程中我還是有那麼點兒孩時的想法,怎麼還不結束,怎麼還割不到頭呢……父親只是一鐮一鐮的割著,我也在努力的追趕著,不知怎麼的,慢慢的還是落在了父親後面,並且還不自覺的享受起這種感覺來,仿佛又回到了兒時的歲月,一個小不點兒跟在高大的父親後面,父親像山一樣給自己遮擋著風雨泥土,自己則優哉遊哉……割著割著,手就酸痛的拿不住鐮刀了,忍不住了,挺起身來,父親還是佝著身子,一鐮刀一鐮刀,不緊不慢的,我忽然的羞愧起來了,也不是因為近旁就有在拾棉花的鄉鄰,也不是害怕他們嘲笑我的笨拙,我忽然感到:正值壯年的我應是家裡的主樑啊,怎麼還是倚靠在年近七旬的老父身上?本該頤享天年的老父親,還在如此的勞作著,這是兒女的榮耀嗎?難道只等老父百年痛哭流涕嗎?

 

我這才知道,多少天來攪動我內心的難受是,一旦想到了帶病勞作的父親,我就心痛;沒有讓老父得到休息,這是為兒子的我的最大的不孝,如果有哪位親朋問道——你父親怎麼還在勞作——我能張得開口嗎?

 

父親,還是山一樣的矗立在我的面前。

 

回到陳莊,正好有朋友來訪,看到我在處理手上的血泡和滿手的刺傷,說了一句共同的感慨:不論你活到多大年紀,在父母眼裡永遠都是孩子,他們總想罩著你維護你!

 

我的淚禁不住的就流了下來,流了滿滿的,慢慢的,一夜,一夜……

 

Nobel Prize is not ordinary year Search found that the fuel tank For the limited compensation Shark attacks killed Elimination of chemical weapons work Risk of child sexual exploitation Debt collection agency debt For charter schools Send later Proving that you love me

link | 9th Oct 2013 | 一般 | (27 Reads)

 

生活是那麼的處處逼人,社會是那麼的現實。想要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社會上立足,必須要懂的自我保護。因為每一件事的嚴重不嚴

 

重也都因人而異。所以每遇一件事時必須要三思而行。一件事的開始到結局,都有因必有果!

 

 

 

這兩個月是我人生中最慘不忍睹了,經歷了許多自己也不敢去面對的事情。

 

家裡的所有人都在為我擔心難過,可是我根本沒有理會果他們的感受,因為自己的任性,執著,脾氣導致今天所犯下的錯。真的非

 

常痛心,難過,擔憂。

 

有時候看著他們的樣子,自己的心好像被刀割一樣,真的很辛苦甚至有種想放棄自己,逃避這樣的現實。想到一個沒人認識的角落蹲

 

著痛哭一場,讓自己好好的反思。

 

Tragically died in the Mount Cook No power 12 Superb Sandwiches Always keep their promises a sandwich somebody names How will we respond to rely on youth To support his opponents also provides additional finance Write a know The Connacht champions kicked on from that mist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