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link | 13th Feb 2014 | 一般 | (38 Reads)

 

呼呼的寒風撩掀著我的頭髮。雪,來得多麼不合時令,在這個本該溫暖浪漫的春日午後來了!春寒料峭,徘徊在這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口,風夾著雪花肆無忌彈地飄打在頭上,臉上。寒風透過衣領灌進身體,徹骨的冷!抬頭看到站牌旁光禿禿的樹枝,看著路上縮著脖頸急速行走的陌生人,突然,一種強烈的孤寂感油然而生,瞬間向四周滋生蔓延……心情從暖春又回到了寒冬!所有往事都在聚攏,這裡承載了我太多美好而傷感的記憶,如今已物是人非。風雪漸漸大了,寒冷和孤獨包圍了我,真想馬上逃離!就在這一瞬間,回眸,透過似霧的雪花看到了你,看到了你似曾相識的臉,還有你暖暖的笑容。你快步走來,問我冷嗎?你說我有些憔悴,你關切的目光給予了我無限的疼愛,我仿佛又回到了心靈那個溫暖的港灣。

 

窗外仍然飄著雪花,餐廳裡雖然陳設簡單,卻也整潔溫馨。諾大一個餐廳沒幾個人來光顧,長方形的餐桌上幾碟飯菜冒著熱氣,香味不時地誘惑著嗅覺。沒有花,沒有酒,只有柔和的燈光,耳邊傳來輕揚舒緩的音樂,我們相對而坐,你總用充滿溫情的眼神看著我,偶爾還開個玩笑,你說你看到我背影時覺得我就象個小姑娘,我難為情,低頭笑著。你說,如果有機會,你一定要親手為我做可口的飯菜,你要幫我實現夢想,去看草原,去看大海,說著,我的思緒已飛得很遠……

 

我想我是蝴蝶,一隻歷經了蛻變的痛楚,終於在春日裡破繭而出放歌的蝴蝶;一隻在寂寞中沉睡了百年仍然癡心不死的蝴蝶。我,裹在一滴凝固了千年的冷淚中,帶著所有翩翩起舞的憧憬與渴望,帶著放飛心情的真誠與嚮往,等待著,等待生命下一次輪回的花期裡,重新獲得愉悅的機會。

 

我復活了!就讓我守著這份蝶緣在你的身邊起舞飛揚吧!生命的春天裡,是你以微笑鼓勵我破繭成蝶,也是你以誠摯的激情給予我復活的機會。此時,我凝固的目光與你對視著,相信我會飛的更美!

 

當那漫天的白色精靈飛舞著落下,曾經塵封的心事也有了潔白的光輝。。漫步在雪街,昏黃的街燈下雪花宛如滿天紛飛的白蝴蝶,悄悄地,沒有一點聲息。雪越下越大,地上已經有厚厚的一層,你挽著我的胳臂生怕我摔倒,脫下衣服給我穿上,想起有人說過,沒有愛心的人是不會為別人著想的,心裡悄悄湧動著感激和甜蜜。任風吹著雪花飄落,而我卻正像畫中人,揚起臉,冰涼而又溫柔的感覺,任那些小精靈肆意地落在我的眉上、發梢,鑽入我的脖頸,只讓它們無聲地擁抱親吻,無比愜意,如詩如夢。漫步在雪夜,你我將真誠融入這雪,似乎與雪花一起在飛舞。不知不覺來到了馬路邊的河堤,也不知什麼時候雪停了,天晴了,並肩走著,偶爾行人走過,仰頭,原來天很藍,風很輕,雪很白!是我的心忘了季節嗎?雪夜很靜很美,“你曾對我說,相逢是首歌。”優美的旋律象一條清澈的小河流過心田。“相逢是首歌,歌手是你和我,心兒象年輕的太陽,真誠也活潑……”此時,我們忘記了距離,忘記了職業,忘記了一切煩惱和憂愁;此時,我們童心未泯,我們誠摯默契,我們開心快樂!

 

風醉,雲醉,雪醉,醉了雪夜!

 

夜深了,我該走了。我想,我們是雲,在風中偶然相遇,又在風中暫時離去,就讓彼此的情感化作雪,化作那無盡的思,永遠的念……

 


link | 13th Jan 2014 | 一般 | (24 Reads)

 

原來雲離開風,並不是飄無定所。一直以為風是她的天,離開後才知道原來那人並不是!

 

想起以前跟風在一起的日子是那麼的開心,以至於忘了開心背後的隱患。註定了雲和風的分離,也註定了雲發現天的存在!

 

原來離開風,雲照樣可以開心的笑!雲不知有多久沒有開心的笑了,打自從離開風後雲就不知笑是怎樣的了吧?還好有天的存在,讓雲恢復了以往的笑臉。

 

誰說風和雲天生註定就是一對的,雲跟天也可以一樣啊!天將雲一直抱在懷裡,不管雲有多麼的任性,天依舊是那麼的遷就雲。讓雲感覺在天的懷抱裡雲就像個小孩,風不曾給過的。天全部給了雲!

 

雲一直以為離開了風,幸福就是無底洞。永遠都到達不了的地方,原來幸福並不只有風可以帶來的!

 

原來離開風,雲一樣能幸福!一樣可以開心的笑,甚至還擁有了風不曾給予的“小小的任性”!

 

原來雲離開了風,一樣可以幸福!

 

淡淡的生活就是幸福! 那景儼然已是屬於別人的風景! 聞花香,品溫暖 讓流年清寧歲月含香 謝謝,陌生的你 只要心跳還在,演出就沒有落幕! 縱使晴明無雨色,情至深處亦沾衣 做重新開始為自己的自己 口に入るものは 只願明天生活得漂亮

link | 10th Jan 2014 | 一般 | (26 Reads)

 

深秋的東昌湖畔,多了幾分濃墨重彩的蕭瑟,尤其是午後,慵懶的陽光在煙霧繚繞下,不免讓人有些昏昏欲睡。然而,滋養著江北水城的她,依然不失風情萬種,別樣的風情萬種。

 

曾經遊過杭州,踏過西湖,走過青石板路。時過境遷,我一直想拾起當年的情懷,收藏那份寧靜安詳的美。東昌湖固然不及西湖繁華卻不輕浮的深厚底蘊,和含蓄的溫柔力量。然而她的小家碧玉,也足以讓人胡思亂想,一不小心,也會跌入迷離的夢境中,嗅出她用1000年熬出的芬芳……

 

湖邊零星的幾座涼亭,重簷翹角,層層疊起,像高聳的皇冠,那尖挺的簷角頗有淩雲之勢,直沖雲霄。只是,那簷壁上的彩漆已然斑駁脫落了許多,是蹉跎歲月滄桑了它的青春,黯淡了它的年華,古樸的氣息更是濃重了。那些厚重的,流落在亭上的,不是灰塵,而是風塵,閱經了滄海桑田的風塵……荷香亭旁,那大片的荷塘已經風光不再,前幾日來,還是荷葉蓮蓮,隨波浮動。如今,卻是敗了花蕊,枯了荷葉,淡了妖嬈,散了清香。然而,它依然是美的,因為,他們的枯萎,是在積蓄力量,為了來年更好地開放。

 

走在碎石子路上,輕踩著落了一地的樹葉,窸窸窣窣,讓人實在不忍觸疼它深藏在秋天的秘密。天空講述著蔚藍,海水嘗過了苦和鹹,而落葉卻染黃了一個季節,整個秋天。每一件事物,都在廝守著自己的信仰,絕不背叛,絕不逾越。它們渴望將生活演繹到完美,偶爾淩亂,偶爾破碎,那是上帝的裝點,畢竟完美無瑕並不存在於世。

 

蜿蜒曲折的小路,曲徑通幽。路旁有幾個殘留的樹樁,佈滿了裂痕,看起來像是被砍過好久了,年輪已看不清,不知經歷了多少個春秋,多少個冬夏。盡頭處的石凳上,一對情侶相擁著低頭呢喃,竊竊私語;草坪上,一個年過七旬的老人坐在馬紮上,佝僂著腰,微微頷首,像是在凝思。他們之間,大概相差了五個年輪,關於風花雪夜的夢,恐怕歲月早已吸幹了老人澎湃的心潮,激情四射的年華不復存在,內心歸於平靜與安寧。正如這在涼風中微漾的東昌湖,看慣了風月,賞遍了春秋,呈現出來的,便是一種高貴的姿態,,足夠婀娜,足夠窈窕……

 

這個季節的太陽,似乎有些朦朧而厚重,鑲嵌在天空上,像是蒙了一層暮靄,又像是一幅潑墨,恣意暈染開來。雲,偷走了一點它的光芒,風,也奪去幾絲光亮,微弱的陽光便躲在並不疏密的枝葉後,已然褪去了夏天那飛揚跋扈的神氣。人生何嘗不是如此,在追夢的年紀,閉上眼睛,也滿是發光的星辰,成熟一點後,又會誤以為快樂比天還遠還渺茫。

 

此時此刻,我想將這般景致收藏。然而,在相機定格的那一刻,一個中年男子闖入了畫中,完全是無心,無意,看似多餘,其實並不多餘,反倒是平添了幾分隨性。人潮中,來來往往的陌路人,究竟誰走進了誰的世界,誰又逃離了誰的世界,是否丟了背影,留了痕跡,抑或,結了一段完滿。

 

正當我準備離去之時,忽而看到一個女孩兒,手持一根絳紫色的塑膠棒,在空中揮舞出斑斕的泡泡,成串地飛揚,像五彩的夢,久久不會破滅的夢。那一刻,世界是屬於她的,而夢想,是屬於世界的。時光仿佛穿梭在其中,一個夢境,恍如隔世。

 

湖心亭傳來縷縷箏聲,是《春江花月夜》的悠揚,娉娉嫋嫋,穿越時間的罅隙,滿載一湖秋色,平鋪十裡湖光。質樸而端莊的東昌湖,記錄著遊者的一顰,一笑,一蹙眉,一頷首,笑靨蘊成了湖香,我便將這心事於湖底深藏……

 


link | 27th Nov 2013 | 一般 | (23 Reads)

已是11月的天氣,早晨起來,白花花的霧氣附著在陽臺的玻璃上,像是女蘿盤旋在樹上,嫋嫋的影姿,神秘且溫順,推開門,陣陣寒風流竄於身體的每個部位,抱緊身子,回屋,穿上厚厚的衣服,好讓這溫度更溫熱些。

 

最歡喜冬天裡每一個晴朗的日子,太陽毫不吝嗇的從最高的那端,傾瀉而來,散落一地的晶瑩,照亮了每個瞬間。眯起眼睛,斜著腦袋,調皮的採集那一米陽光,任意讓短髮在溫熱中肆意蔓延,眼臉暫態舒服之極,閃爍出明亮的光芒,感染了整個身體,暖洋洋的,喚醒著每個即將睡去的細胞。

 

也最怕,正午過後,陽光一點一點的失去了溫度,愈發有絲絲冷風飄過,愈發覺得蒼涼。是否,都會這樣,溫熱過後是會蒼涼,享受過後會是承受,亦或形單影隻,將自己擱淺在這廣博的沉默之中,聽著一個人的心跳,感受著一個人的溫度。

 

茫然的走在大街上,閃過一張張陌生的臉龐,嘴裡吐著相同的白氣,它們所散發出的溫度,溶於空氣之中,成為一種混合物。在某個地點,某個時刻,即使嗅覺再過於遲鈍的我們,是否也會嗅到彼此的味道,熟悉的味道,感覺到對方的溫度,而靠近,而感動。正如那句:同病者相聲,相惜著相近。

 

是什麼時候,瘋狂的愛上了向日葵這種植物,在廣博而又蒼涼的原野上,花盤卻始終面向太陽,倔強的吸收著陽光的精華,開出最燦爛的花朵,結出最豐碩的果實,映出人們最歡愉的笑臉,她們始終使自己不斷生長,顧及以後。有人說:每個愛著向日葵的人,都能夠給別人帶來溫暖,因為他們心中住著一個太陽……

 

每個人都會有一份份來之不易的感情,它們在彼此的故事中成長,一路走來,那相溶的氣息,早已融入血液之中,不可割捨。縱使時過境遷,亦是紅了櫻桃,綠了芭蕉,這樣色彩絢爛之時,我們依舊是彼此那個最純白,最燦爛的彼此,依舊行駛於同一個軌道之中。在那廣博且沉默的蒼涼之中,跟著他們的氣息,就分外安心,逆光而行,卻不會恐懼,即使沒有翅膀,也能感覺飛翔……

 

喜歡把玩的破舊不堪的的東西,也由於自己的惰性,懶得更換,懶得翻新,把它們塵封在一個盒子之中。縱使有時會遺忘,但它們始終留有溫度,恬靜的躺在那裡,那味道時不時流竄于思念之中,因為它們是有溫度的,有著歲月的痕跡,承載著時光的美好。正如一首歌是有溫度的,一片葉子是有溫度的,一個瞬間是有溫度的,它們有著自己的飛行軌道,沿途所感受得到的,只有自己懂得,文字更是一個發光體,它們流露於心底,摻雜著最美的真實,跳動在五彩的世界裡,不驕不躁,感染著所流動的空氣……

 

有人說,有愛的人都是把自己所愛的人的溫度放在心底的,小心翼翼的珍惜著,且行且珍惜。

 

不想成為滾滾紅塵裡最落漠的人 只有未來才有燦爛如花的河山 時間過的好快 百人一首を調べてみると 心存感恩,生活才會美好! 許多人的記憶裡,會有月光。 我喜愛我寫下的文字 心則是佛心誠意 錯失的放手,等不回相約的曾經 恪守心中那塊文字的淨土

link | 21st Nov 2013 | 一般 | (25 Reads)


黎明的端坐,為生活舞盡青霜,黑夜白晝的片段,每一個角落煙雨著塵埃。人生的篇章就如盛世煙花。一個世界的盛典,看透了歡顏,看透了結局,大風裏的潮濕,生命裏的離散,在掙扎裏無奈。蜷縮在風雨夜晚,踉踉蹌蹌的迷途,就這麼步步維艱,煙雨風塵,誰把人生苦不堪言?

流星劃過的美好,被青蔥歲月點滴過往,看待世間,看太多人匆匆離場。深夜涼出透,寒風拂過我的脊樑,我左右搖擺在這冷寂的蒼涼。散亂的愁緒,深夜的街燈似乎也在憧憬著美夢,我不再有青春,不再是做夢的年齡。人生似乎也這麼碎語,黑暗的一幕,不遠千里,我看見了天空裏那顆最亮閃著花傘的星星,我相識一笑,奔跑的塵埃,冷冷清清,早已習慣了夜的陪伴。

深夜清冷的月色,悵然所失。我寫了一行文字,文字下麵,是讀者的心。“讀了你的文字,突然有一種感覺,如果是我,絕不愛你!只願你用一塵不染的文字,描述著生命的樂趣,平素無華,也不要為情所困的淒美絕倫。”揮袖許多的惆悵,心中的那唱寂寞,在淨土裏淒苦無依,太多浮華擦肩而過,細細品味,只有自己靈魂還在。

走過歲月,看到的結局千萬。曼珠沙華血紅的妖豔,黛玉葬花的淒切,白娘子許仙淒美的愛戀。暖暖寒寒,一路的悲歌和絕望的雙眼,都在記憶的影子裏殘缺不堪。一處風景,一朵花開過後,誰知道它妖豔過後的凋零?這一生短暫,卻因有你而精彩 離家越來越近的心情 感受神秘梅江 我想記憶,我想傾訴 要相信最優秀的就是你自己 這個激情洋溢的秋天 讓我再次感受人生真正的真諦 願天下人幸福一生 秋,凋謝的一切事物 家族や親しい人に

link | 15th Nov 2013 | 一般 | (21 Reads)

你匆匆遠去的腳步,淩亂了花開的速度,蓮池深處,手挽孤獨。

 

接天蓮葉無窮碧,畫意詩情全無味,望斷天涯風洗淚,點點滴滴心頭憶。

 

輕言細語間,淺笑凝眸際,情就動了,心就懂了。

 

江南的雨水,絲絲綿綿,如同你手尖劃過的纏綿 ;江南的油紙傘,溫溫軟軟,如同你笑顏裡花開的嬌豔;江南的石板路,彎彎延延,如同你水蛇的腰身舞動的千嬌百媚;江南的小橋,彎彎拱拱,如同你低頭的柔軟;江南的流水,徐徐緩緩,如同你竊竊私語時的甜甜;江南的青山,鬱鬱蔥蔥,如同你秀髮飛揚的連綿。

 

你給了我一個江南,我在你的江南裡盤桓。

 

江南消了我的魂 ,你丟在了你追逐的雲。

 

我仍然抱殘守缺著夢中的江南,喜歡了一個人孤孤單單,喜歡了瀟湘聽雨。

 

踏沙聽海會是怎樣呢?我不知道,我只會聽懂雨。

 

愛情或許和海有共性。

 

愛情或許就是一個海。

 

在海裡的人,得會游泳,我不識水性,只知道抱著石頭翻滾。

 

我知道,世界很大,會遇到重重疊疊的波浪,會遇到許許多多的人,會遇到形形色色的誘惑,但我知道,沒有人可以成為第二個你。

 

“情到深處人孤獨”,我懂,我情,我願。你偷走了我的心,我給,我喜,我欣。

 

你說不羨高山流水,不慕榮華富貴,不念世外桃源,惟求一望無際的荷塘,在蓮花的深處,在蓮花的尖上,共我舞動三生三世迴圈。我眉飛色舞,我欣喜若狂,未料,只是曇花一現,你遠去了腳步。

 

等一會,花就開了。

 

你等不及了。

 

獨守蓮池的深處,等花盛開,等你回來。

 

蓮花已開,你沒有來。蓮花一次一次地盛開,你一樣一樣沒有回來。

 

你已經走遠,我還在原地。我在蓮花的深處,手挽孤獨。

 

山盟海誓,粉碎成灰,相思成災。

 

山盟海誓,脆弱如絲,薄情如紙。

 

愛情或許就是美麗的肥皂泡,想像有多美就有多美。愛情或許就是肥皂泡,一捏一壓,就碎了,就破了,就沒了。

 

永遠有多遠,遠不過心的一轉。

 

睡在蓮花的深處,期待著。

 

期待著像在《戲蓮》中說的那樣:“睡覺了,有可能為姐姐,一生開花,結果••••••”

 

期待著,花開,結果。

 

<且行>

 

那一世,我為蓮子,你為花客,掬蓮在手,一吻天荒。那一季的煙雨太過迷離,朦朧了月色蒼茫,你打江南走過,不是歸人,只是過客。

 

這一生,我為女子,你為公子,傾城相遇,不訴離殤。以詩為鑒,以詞為盟,以月為媒,以星為證,今生願為你費盡思量,共譜一曲莫失莫忘。

 

我是你五百年前失落的蓮子,前生來世只願為你而守候。你可知蓮苦?今生為你飲下相思的毒,等你來解。你若知蓮苦,半世流離,可否許我傾城溫柔?不問繁華攘攘一曲無終,獨予我不離不棄的誓言。待到世事風淡雲輕,而我依舊端坐如蓮,只因蓮的心事,你最懂。而你終究是我一生最美的情結,縱使風雲寂變,滄海桑田,我依然執子之手,守著今生來世的約定,今生與君溫暖相依,看細水長流,來世再續前緣,與子偕老。

 

夜深沉,伴著你的溫情入懷,卻輾轉難眠,一經念起,愛便沒了歸期,隨風飛到天盡頭,柔情百轉夢千回。今夜只想依偎在你的柔情裡,相約在夢裡,繾綣萬千。那一世,孤衾冷臥,獨守空閨,花容月貌都為誰?幾經輪回,終是錯過了你,這一世,沒有花前月下,你儂我儂,只有情意綿綿,深情款款,系在此岸彼岸,花落花又開。從你走進我的生命那時起,我就註定為你嘗盡相思的苦,從此畫地為牢,守一座城,為一個人。

 

隔山望水,每每只能這樣地想你,聽風望月,卻只能這樣地讀你。我渴望的平淡幸福,是在每一個平淡的日子裡,可以和你面對面地相望,可以和你相擁而坐,相視而笑,即使相顧無言,你的深情,我的愛意,在眼眸中流淌著的愛的氣息,便是承此一諾,真愛一生。相知相念不相見,將餘下的時光都交給懷念,是命運也是情劫。告訴我,你在哪裡?告訴我,愛在哪裡?多想可以觸摸你深情的臉,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掌心,畫下愛,十指相扣,兩情相悅。多想可以依靠你溫暖的肩,將你的心貼近我的心房,刻下情,相伴一生,永不分離。

 

時常想像自己是那個低眉撫琴的女子,為你彈撥一首傾世之戀,那裡有我動情的心弦,有我癡迷的眷念,還有那遲遲不曾歸來的期盼,一夢便是千年。輾轉經年,留在記憶裡的畫面早已停岸擱淺,那人、那城、那場盛世華年……獨留下一抹思念,悄然落根心底,每每觸及,心生漣漪,傾覆我滿心的愛憐。只是今夜,想到憂傷,念到淚流,一刻也不能停歇。我想你的每時每刻,都是一種甜蜜的折磨,思念總是伴著淚水,充溢了我不安的心。就聯手中的這支筆,也浸滿了相思的墨,凝成一顆不完整的心,墜入無邊無際的愛河,尋找另一顆相連的心。如若君能感應,請不要隱匿在我的目光裡,哪怕只是一個微弱的身影,我也願,將你深入我的腦海裡,感受你的氣息,依偎在你懷裡,訴說今生的情意。於是,我在天涯一方哭成淚人,你在海角一隅疼到不語,思念到了深處,不能碰,不可說,深怕一個凝眸你已不見。終於明白,越長大越孤單,沒有你的日子裡,每一刻都是不安,就連那份刻骨銘心的依賴,也無處靠岸,只能隨風漂泊,隨塵埃落定,隨夢消逝,一生情,一身傷。

 

池中一隅,蓮開瀲灩,卻為愛輪回,逆了天行。只因你曾從蓮池走過的那一瞬間,你驚鴻一瞥,我嫣然一笑,這段情便已註定,是前世未了的緣。只因你走近蓮心的那傾世一吻,溫柔的眸子裡目光繾綣萬千,我便已沉淪在你種下的思念裡,從此為你傾心傾城,一等就是千年。只因你的一句“人世間百媚千紅,唯對你情有獨鍾”,我就許下“縱然傾國傾城,也獨為你傾心”,於是,三生石上,蓮池案前,執筆寫下我們的故事,而我苦苦癡戀了三生,深深吟唱了千年,君可聽見?君可感應?君若憐,無需言語,只要一個心有靈犀的約定,我就會告訴你,這份愛,在心裡,從未遠離,而我一直在等你,等你將我融入你的懷裡,縱成風,也不枉。三生石上,一愛天荒。

 

千年之前,我只是百媚千紅中的一朵蓮,而你溫柔如注的目光是否看清了我的容顏?千年以後,我來到今世尋你,你是否可以千里姻緣,一線相牽?君可知,我用盡了千年的等待,只為換你一句真愛?前世為蓮,為君傾心,虔誠求佛五百年,才得以今生的重逢。於是今生我是一個如蓮的女子,用五百年的回眸,只想與你長相守,一世就已足夠,不求來世,但願今生,為君歌遍清風,吟倦落花,細水長流處,倚君之懷,相伴天涯。

 

我是你夢裡的一朵清蓮,這一世只願為你步步傾心,步步生蓮,無論緣深緣淺,今生的情分和眼淚都願為你而割捨,縈繞成心中的一首歌,婉轉我一世情結。若君念起,請許我溫暖相依。不問前塵舊夢,不問是劫是緣,與風月無關,與思念有染,幾度纏綿,幾回愛戀。三生石畔,舊時約定仍在,五百年流轉,五百年重逢,一朝回眸,永世眷戀。若君記取,請許我永恆之戀,我心如蓮,情系你我的天涯咫尺間。我心所願,附爾之肩,輕輕言: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夜寂,風起,空余思念對月吟。回首,闌珊,那人卻不知何處?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隔著時光的幕布,將愛折成經卷,匍匐在我與你的山水澗,鋪滿天上人間。一程山水,一重煙雲,點點柔情入愁緒,化作相思淚。一夕回眸,一眼情鐘,撚指清歡訴衷腸,相看兩不厭。我在水之崖,你在雲之巔,以兩兩相望的姿態,傾其一生的柔情,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我在佛前虔誠祈求五百年,終於換得與你一次相遇、相知、相念,感謝佛安排這場遇見,讓我在心內悄悄種下一朵寂寞的花兒,多少思念多少淚珠兒都願為你而割捨,只願此生得一人心,白首不離,陪你走這一段叫作人生的旅途。慢慢陪你看細水長流,聽一曲花開的聲音,花開花落,且行且珍惜。天涯咫尺,念起便是溫暖,心若相連,天涯也在咫尺間。你在我就心安,不戀前塵心傷,不問明日何從,但願今朝伴君前,且行且惜,溫暖相依。

 

<我愛你>

 

今生,我只是你溫柔的女子,不為傾國,不為傾城,傾其一生為你一人,前世多少相思的債,都融進我為你守望的柔情裡,即使淪陷灰飛煙滅,也不悔今世人間走一回。今生,我只是你癡情的女子,長髮為君留,散發待君束,期盼在夢裡,你輕撫我青絲萬縷,我在你懷裡安心睡去,永恆之約,鐫刻在幸福的夢裡。

 

我說,相遇如畫,情深如詩,你說,霓裳飄飄,蓮心傾城;我說,想你是一種甜蜜的憂傷,你說,想你是一種流淚的幸福;我說,我若離去,後會無期,你說,你若離去,我自飄零;我說,三世情緣,只為你沉淪,你說,相遇傾城色,你若離亦不棄;我說,一吻天荒,不訴離殤,你說,傾心相遇,且行且惜;我說,傾城之戀,一諾千年,你說,一戀傾城,三生三世;我說,今世情緣,不負相思引,你說,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我說,一曲紅顏,為君傾盡三世緣,你說,傾盡三生,得一人心,白首不離;我說,因為懂得,所以珍惜,你說,只要你在,我就心安;我說,君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你說,三生石照三生,三生難得一知己;我說,夢若心蓮,情系天涯咫尺,你說,情牽一生,懂你一世;我說,風起時,想你,你說,淺淺遇,深深藏;我說,紅塵有你,我不會孤單,你說,天涯咫尺,念起便是溫暖;我說,不傾國,不傾城,傾盡一心為一人,你說,人世間百媚千紅,唯對你情之所鐘;我說,從此以後,風雨同舟,你說,半世流離,傾城溫柔;我說,吟一世眷戀,相依雲水間,你說,待到風景都看透,相伴看細水長流;我說,三生石上,一愛天荒,你說,相戀紅塵,千年之緣;我說,紅塵很美,只因有你,你說,為你癡守,一座心城;我說,願化蝶,棲君肩,你說,花開時執筆抒情,花謝時吻遍落花。我說,一曲離殤,夢裡花涼,你說,任它人間花如雨,平生至愛你一人。我說,知我意,感君憐,此情須問天,你說,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The end Lovelorn diary 14 years after falling for Ireland, Alison becomes a citizen Star Flower reland home repossession rise Pure time You laugh like quicksand Fleeting dream, life geometry? Wednesday NAMA art prices down


link | 15th Nov 2013 | 一般 | (24 Reads)

 

當雨季來臨時,許多彩色的回憶都被雨水澆淋成褪了色的風景,只有那兩片小小的四葉草,記錄了過去的點點滴滴。 ——題記

 

“你的昔日我的昨天”,每每讀至席慕容翻譯的這句詩,總會有萬千感觸湧上心頭,尤其是那兩片銀色的四葉草,最是記憶猶新。這兩支四葉草書簽原來的主人大約已經淡忘了那些曾經吧,可是她心中的曾經卻在我心中揮之不去,恍若昨日。

 

那一年,我們即將分別,你是個細心的人,準備了禮物。不起眼的黑色小盒子緊握在手中,,仿佛是十萬重擔,我不敢打開它。回到家,一個人鎖在房間裡打開了盒子,外表黑得沒有一絲光澤的盒子,裡面卻亮的刺眼。兩支銀白的四葉草書簽靜靜地躺著,白色的盒壁上,熟悉的字跡尤為顯眼:致,我最好的朋友。一瞬間又想起了我們笑著擁抱,笑著揮手說再見的樣子,那時我一點也不想哭,但現在,確是說不出話了。

 

電腦中迴圈播放的音樂又換了一首,熟悉的旋律悠然飄出,是“白日夢遊”。我微微一怔,記憶滄流那絢麗的色彩讓我有些戀戀不捨,獨自在河流上漂泊,恰如白日夢遊,又是一個好夢,在心中悄然浮現。

 

再早一些,我們曾約定報同一個補習班,雖說是約定好的,但在教室中相遇,還是會有克制不住的驚喜和激動。那時我不好好聽課,上課總找你說話,一次被同學的爸爸看見了,竟告狀到我媽那裡說你影響我聽課。我很不好意思的告訴你,你起先是有些生氣,一節課沒理我,可第二節課你又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陪我說話,結果一張試卷才做了一半。

 

窗外吹來一陣風,兩片銀色的四葉草搖曳著,觸碰時發出的輕靈聲音敲散了我的思緒。這四葉草該是有多輕啊,如此厚重的曾經,就只剩下這兩片輕若無物的四葉草了嗎?那時的我它夾進了書中,只為了不堪重負的身體在以後的日子裡可以輕鬆一些。

 

這本書夾著書簽的書已很少再翻開了,就這樣默默地封塵在書櫃中。可當我看著書縫邊那銀白如新的四葉草時,年輕的我好像聽見有人在一頁一頁地翻動著書頁的聲音,不覺起了一陣輕微的寒戰。才開始明白,那銀白的書簽夾住的不僅僅是一頁唯美文字,更是不得不變為記憶的過去,才開始明白,“曾經”這兩個字的真正含義。

 


link | 22nd Oct 2013 | 一般 | (23 Reads)

 

那一世,回眸一笑百媚生,舞盡珊闌羞花落。

 

那一世,半掩琵琶合一曲,深情一諾是千年。

 

那一世,傾其一生為一人,只道三生永不悔。

 

----題記

 

這一世,跋山涉水而來,只為與你擦肩。這一世,虔誠禱告佛前,只願與你相見。向來情深,奈何緣淺。那一世許下的柔情,殘缺了月圓淒美了誓言,終是那一世花開,這一生花落。風華是一指流沙,蒼老是一段年華。曾言相思不憂愁,為何天涯不相守?一絲糾纏,誰傾了天涯的思念,那些繁華哀傷終成過往。

 

過盡千帆,怎可回首曾歸處?曉風起夢伊人,恍若從前。花雨落憶往事,凝是昨天。深情最是無處思量,卻是愛恨皆殤。終是纏綿開始,陌路離場。塵世間太少的相濡以沫,太多的相忘於江湖,一路上邊走邊忘,也一路上頻頻回顧。誰的容顏讓誰一生懷念,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一聲離散,我始終落不下那一筆,終是把思念留在那似水年間。從此,那一抹容顏遺忘在天涯。緣起,相濡以沫。緣滅,相忘江湖。

 

一季花開,一季凋零,一路行吟,一路回眸。我花光整個輪回卻走不出那悠長的眷戀,我用三生把你思念,獨飲那一碗孟婆湯,把自己葬于奈何橋邊,沉沉睡去,待下一世輪回將我輕輕喚醒。那麼?今生,可否允我塵埃落定,還我素心如月,溫婉如玉,清眸流轉,白衣勝雪,笑容清絕,恰若初見時的唯美驚豔。

 

一個人,一座城,一生心痛。踏遍千山萬水的尋覓,此生輪回裡,你依然是我如一的守候,而我卻不是你最終的依靠。百轉輪回,輪回百轉,誰會記得那些花開時節,匆匆凋零的花蕾,錯過的不是歸人,只是過客。為你織起一個深情的夢,浮生若夢,幽幽思緒怎堪訴,終是夢斷成空,自此,為一個人獨守一座城。

 

紅塵漫漫,埋葬了誰深深的眷戀?一卷丹青,擾亂了誰的一紙情殤?相思一曲,幽怨了誰多情的眼眸?望不穿曲終人散的淒涼;寫不盡緣起緣滅的沉浮;看不透鏡花水月的虛無。誰傾了我的城,我負了誰的心?從此,那一抹容顏遺忘在天涯,前世焚香,卻與你錯過一世動情的流連,如約盟誓終是一曲美夢繞黃梁。

 

一段感情,隨歲月風乾,一簾心事,隨落花凋零。誰解落花語?誰為落花賦?憶往昔,一個轉身,一個回眸,你我便沾惹一身紅塵。如今,沒有別離,你我便了卻一生情緣,染指蒼蒼,歲月蹉跎多少記憶終成灰;多少思念化雲煙;多少青絲變白髮。

 

一曲離別一曲殤,一場清愁一場恨,你那一底頭寫我一生的傷懷。終於,心有千千結,結結為情殤。一曲相思為誰瘦?一生跋山涉水為誰留?從日出到遲暮,從花開到落紅無數。我一直會在燈火闌珊處等候,你要記得,紫檀未滅,我亦未去。

 

生活中的我們離貴族有多遠? 不讓這漸行漸遠的生命留下更多的遺憾! 第一次感受九寨溝的美是在挂歷上 映入眼簾的訴說,恍如曾經的告別 我也很需要人疼 此生唯一不願丟棄的便是姐妹 ​成為我們一生中最珍貴的財富 仕事柄 歯固めの日 ユタ州です

link | 16th Oct 2013 | 一般 | (30 Reads)

 

總有那麼一句話,讓你淚流滿面!

 

而這句話,可能你已經聽過了無數遍,幾十年,習以為常了幾十年,無數遍,但忽然有一天,聽著聽著,你會不自覺的流下淚來,淚流滿面!

 

國慶假期其實心裡面還總是有出去走走看看的打算,雖然沒有明確的目的地,還是想出去散散憋悶的心,老是在這個校園裡黑天白夜的,很想出去換換空氣;但是心裡總還是不放心,也說不清為啥,在打算出門的那刻拿起手機,給父親撥了一個電話,父親說想著明天去割豆子……電話一落音,不再猶豫了,收拾好回家幹農活的衣服,就急速趕回了家。

 

到了家父親正好準備電動三輪出門,我說我也去,父親看了我一眼,說:“這活你幹不了!”我心裡有點難受,也沒說什麼,就進屋收拾衣物,母親給我找了把鐮刀在石頭上拉了拉,等我開車過去,走到地裡的時候,父親已經割了不少了,“你怎麼也不戴副手套,豆莢子紮人紮的厲害,會插爛手的!”“這活你幹不了!”我怎麼就幹不了!不戴手套,我也能割!俯下身,朝豆棵子只一抓,手就刺痛了起來,一下子,我就收回了手,看看左手上,好幾個小眼兒頂著血珠兒,還有的有細小的黑刺——疼!

 

“我說這活你幹不了,好不容易放個假回家去歇歇吧,這點活兒我一會兒就幹完了。”父親說著,左手一伸,右手一拉,一大把的豆棵子就割下來了,很輕巧的,我瞅著父親。父親的秋衣還是十幾年前我的舊衣物,原先飽滿的胸脯如今已乾癟了,衣服斜斜垮垮的,背也彎了,動過手術的左半身明顯的歪斜著,但還是那麼硬朗!手一伸,鐮一收,就是一小垛兒。

 

三十幾年前的父親,正值壯年,而那時十來歲的我也最貪玩,什麼也不懂,只是知道找機會能玩就好,父母的辛勞根本不會考慮,也不知道,只是本能的貪玩,往往跟著父親來割豆子,為的也就是在地裡逮個蟈蟈,串幾串豆蟲,玩的煩了,也會抄起鐮刀來割上幾棵,父親總是說“這活你幹不了”而我也總是巴不得有這樣的話,找個地方就去玩了。

 

如今,父親六十八了,看著四十幾歲還幹不熟農活的兒子,還是那句話“這或你幹不了!”,瞅著父親如枯樹枝般的手臂,溝壑縱橫的臉,一如往常的眼神;面對著父親的眼光,我的淚差點兒就流了出來,但是我忍住了,一低頭,抓起鐮,攬過豆棵子,使足了勁,噌噌的割,噌噌的割,手是鑽心的疼啊,但只是疼在表皮上,心裡有了力量,看看父親,唰唰的在前面,我總也不能落後,咬著牙,堅持著,再怎麼努力,也不能超過父親……

 

甚至在過程中我還是有那麼點兒孩時的想法,怎麼還不結束,怎麼還割不到頭呢……父親只是一鐮一鐮的割著,我也在努力的追趕著,不知怎麼的,慢慢的還是落在了父親後面,並且還不自覺的享受起這種感覺來,仿佛又回到了兒時的歲月,一個小不點兒跟在高大的父親後面,父親像山一樣給自己遮擋著風雨泥土,自己則優哉遊哉……割著割著,手就酸痛的拿不住鐮刀了,忍不住了,挺起身來,父親還是佝著身子,一鐮刀一鐮刀,不緊不慢的,我忽然的羞愧起來了,也不是因為近旁就有在拾棉花的鄉鄰,也不是害怕他們嘲笑我的笨拙,我忽然感到:正值壯年的我應是家裡的主樑啊,怎麼還是倚靠在年近七旬的老父身上?本該頤享天年的老父親,還在如此的勞作著,這是兒女的榮耀嗎?難道只等老父百年痛哭流涕嗎?

 

我這才知道,多少天來攪動我內心的難受是,一旦想到了帶病勞作的父親,我就心痛;沒有讓老父得到休息,這是為兒子的我的最大的不孝,如果有哪位親朋問道——你父親怎麼還在勞作——我能張得開口嗎?

 

父親,還是山一樣的矗立在我的面前。

 

回到陳莊,正好有朋友來訪,看到我在處理手上的血泡和滿手的刺傷,說了一句共同的感慨:不論你活到多大年紀,在父母眼裡永遠都是孩子,他們總想罩著你維護你!

 

我的淚禁不住的就流了下來,流了滿滿的,慢慢的,一夜,一夜……

 

Nobel Prize is not ordinary year Search found that the fuel tank For the limited compensation Shark attacks killed Elimination of chemical weapons work Risk of child sexual exploitation Debt collection agency debt For charter schools Send later Proving that you love me

link | 9th Oct 2013 | 一般 | (26 Reads)

 

生活是那麼的處處逼人,社會是那麼的現實。想要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社會上立足,必須要懂的自我保護。因為每一件事的嚴重不嚴

 

重也都因人而異。所以每遇一件事時必須要三思而行。一件事的開始到結局,都有因必有果!

 

 

 

這兩個月是我人生中最慘不忍睹了,經歷了許多自己也不敢去面對的事情。

 

家裡的所有人都在為我擔心難過,可是我根本沒有理會果他們的感受,因為自己的任性,執著,脾氣導致今天所犯下的錯。真的非

 

常痛心,難過,擔憂。

 

有時候看著他們的樣子,自己的心好像被刀割一樣,真的很辛苦甚至有種想放棄自己,逃避這樣的現實。想到一個沒人認識的角落蹲

 

著痛哭一場,讓自己好好的反思。

 

Tragically died in the Mount Cook No power 12 Superb Sandwiches Always keep their promises a sandwich somebody names How will we respond to rely on youth To support his opponents also provides additional finance Write a know The Connacht champions kicked on from that mistake

Next